国产免费视频在线播放_国产亚洲精品线视频_国产av网站

設爲首頁 | 加入收藏
一一 走進無極 政府領導 機構職能 政策文件 政民熱線
曆史名人
田叔
劉琨
甄洛
甄琛
甄鸾
甄濟
劉禹錫
郭允禮
解學海
李狄三
翟司升
無極概況
地理位置
行政區劃
縣域經濟
無極特色
無極曆史
曆史名人
曆史名人

田叔



田叔,字少卿,西漢中山陉城(今無極)人。自幼喜武,爲人廉潔自持,直爽好俠,善交朋友,被人舉薦趙王張敖處供職,官至郎中。因剛直不阿、公正無私,頗受趙王張敖敬重。

成語相關

無出其右

    语出《史记.田叔列传》:“上尽召见,与语,汉廷臣毋能出其右者。”出:超出。右:上,古代以右为尊。無出其右,指没有能超过他的,形容人才出众,无人比得上。

人物事迹

維護趙王

恰逢在代地謀反,漢七年(前200),高祖前去誅討,途徑,趙王張敖親端食盤獻食,禮節十分恭敬,漢高祖卻傲慢地平伸開兩條腿坐著大罵他。當時趙相趙午等幾十人都爲此發怒,對趙王張敖說:“您侍奉皇上禮節完備周全,現在對待您竟是如此,我們要求造反。”咬破自己的指头出了血,说:“我的父亲失去了国家,没有陛下,我们會死后尸体生蛆无人收尸,你们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?不要再说了!”于是貫高等议论说:“趙王是忠厚长者,不肯背弃皇上的恩德。”就私下里互相谋划弑杀皇上。恰好事情被发觉了,汉朝下命令逮捕和謀反的群臣。于是等人都自殺了,只有愿被囚系。這時汉朝又下诏书说:“趙國有胆敢跟随進京的罪及三族。”只有孟舒、田叔等十多人穿著赤褐色的囚衣,自己剃掉頭發,頸上帶著刑具,假稱的家奴跟随趙王张敖到了长安。貫高等人谋反的事搞清楚了,趙王张敖得以释放出狱,被废黜为宣平侯,就推荐称赞田叔等十多人。皇上全部召见他们,跟他们谈话,认为朝中的大臣没有能超过他们的,皇上十分高兴,任命他们都做了郡守或诸侯的国相。田叔做守十多年,正逢高後去世,諸呂作亂,大臣殺死他們,擁立了漢文帝。

推薦賢才

漢文帝即螘,召見田叔問他說:“先生知道誰是天下忠厚長者嗎?”田叔回答說:“臣哪裏能夠知道!”皇帝說:“先生是長者啊,應該能夠知道。”田叔叩頭說:“從前的雲中郡太守孟舒是長者。”當時孟舒因爲抵禦匈奴犯邊搶劫不力而觸犯刑律,遭侵犯抢劫尤为严重,被免职。文帝说:“先帝安置孟舒任雲中郡太守十多年了,匈奴才入侵,孟舒就不能坚守,毫无道理地让士兵死掉几百人。长者本该杀人吗?先生怎么能说孟舒是长者呢?”田叔叩头回答说:“这就是孟舒为长者的原因。貫高等人谋反,皇上下达了确切明白的诏书,趙國有敢跟随趙王张敖的人罪及三族。然而孟舒自己剃掉头发颈带刑具,跟随趙王张敖到他要去的地方,想要为他效死,自己哪里料到要做雲中郡太守呢!汉和楚长期对峙,士兵疲劳困苦。匈奴王冒(mò,墨)顿(dú,读)刚刚征服北夷,又来我们边塞为害,孟舒知道士兵疲劳困苦,不忍心命令他们再作战,士兵们登城拼死作战,像儿子为父亲、弟弟为兄长打仗一样,由于这个缘故战死者有几百人。孟舒哪里是故意驱使他们作战呢!这就是孟舒是长者的原因。”于是皇帝说:“孟舒真是贤德啊!”又召回了孟舒,让他重新做了雲中郡太守。

審查案件

幾年後,田叔因犯法失去太守的職務。梁孝王派人暗殺從前丞相,漢景帝召回田叔讓他到審查這個案件,田叔查清了這個案件的全部事實,回朝報告。漢景帝說:“梁王有派人暗殺的事嗎?”回答說:“臣死罪!梁王有那件事!”皇帝說:“有罪證嗎?”田叔說:“皇上不要過問梁王的事。”皇帝說:“爲什麽呢?”田叔說:“現在梁王如不伏法被處死,這是漢朝的刑法不能實行啊;如果他伏法而死,太後就會吃飯不香睡眠不安,這又是您的憂慮啊!”漢景帝非常賞識他,讓他做了魯國的丞相。

擔任丞相

田叔剛剛到任,一百多位百姓主動找他,指責魯王奪取財務的事情。田叔抓住爲首的二十個人,每人笞打五十大板,其余的人各打手心二十,對他們發怒說:“魯王不是你們的君主嗎?怎麽敢毀謗君主呢!”魯王聽說後,非常慚愧,從內庫中拿出錢來讓國相償還他們。田叔說:“君王自己奪來的,讓國相償還,這是君王做壞事而國相做好事。國相不能參與償還的事。”于是魯王就盡數償還給百姓。

喜歡打獵,田叔經常跟隨進入狩獵的,魯王总是要他到馆舍中休息,田叔 就走出苑囿,常常坐在露天地里等待魯王。多次派人请他去休息,他终究不肯去休息,说:“我们魯王暴露在中,我怎能独自到馆舍中呢!”魯王因为这个缘故不再大举出外游猎。

几年后,田叔在鲁国国相的任上死去,魯王用一百斤黄金给他作祭礼。小兒子田仁不肯接受,说:“不能因为一百斤黄金损害先父的名声。”

人物傳記

《史記·田叔列傳》

田叔者,赵陉城人也。其先,齐田氏苗裔也。叔喜剑,学黄老术于乐巨公所。叔爲人刻廉自喜,喜游诸公。赵人举之赵相趙午,午言之张敖所,趙王以为郎中。数岁,切直廉平,趙王贤之,未及迁。

反代,汉七年,高祖往诛之,过赵,趙王张敖自持案进食,礼恭甚,高祖箕踞骂之。是时赵相趙午等数十人皆怒,谓张王曰:“王事上礼备矣,今遇王如是,臣等请为乱。”啮指出血,曰:“先人失国,微陛下,臣等当虫出。公等柰何言若是!毋复出口矣!”于是貫高等曰:“王长者,不倍德。”卒私相与谋弑上。會事发觉,汉下诏捕及髃臣反者。于是等皆自杀,唯貫高就系。是时汉下诏书:“赵有敢随王者谸三族。”唯孟舒﹑田叔等十余人赭衣自髡钳,称王家奴,随趙王敖至长安。事明白,趙王敖得出,废为宣平侯,乃进言田叔等十余人。上尽召见,与语,汉廷臣毋能出其右者,上说,尽拜为郡守﹑。叔爲守十余年,會高后崩,诸吕作乱,大臣诛之,立孝文帝。

孝文帝既立,召田叔问之曰:“公知天下长者乎?”对曰:“臣何足以知之!”上曰:“公,长者也,宜知之。”叔顿首曰:“故云中守孟舒,长者也。”是时孟舒坐虏大入塞盗劫,云中尤甚,免。上曰:“先帝置孟舒云中十余年矣,虏曾一人,孟舒不能坚守,毋故士卒战死者数百人。长者固杀人乎?公何以言孟舒为长者也?”叔叩头对曰:“是乃孟舒所以为长者也。夫貫高等谋反,上下明诏,赵有敢随张王,罪三族。然孟舒自髡钳,随张王敖之所在,欲以身死之,岂自知为云中守哉!汉与楚相距,士卒罢敝。匈奴冒顿新服北夷,来为边害,孟舒知士卒罢敝,不忍出言,士争死敵,如子爲父,弟爲兄,以故死者數百人。

孟舒豈故驅戰之哉!是乃孟舒所以爲長者也。”于是上曰:“賢哉孟舒!”複召孟舒以爲雲中守。後數歲,叔坐法失官。梁孝王使人殺故吳相袁盎,景帝召田叔案梁,具得其事,還報。景帝曰:“梁有之乎?”叔對曰:“死罪!有之。”上曰:“其事安在?”田叔曰:“上毋以梁事爲也。”上曰:“何也?”曰:“今梁王不伏誅,是漢法不行也;如其伏法,而太後食不甘味,臥不安席,此憂在陛下也。”景帝大賢之,以爲魯相。

鲁相初到,民自言相,讼王取其财物百余人。田叔取其渠率二十人,各笞五十,余各搏二十,怒之曰:“王非若主邪?何自敢言若主!”魯王闻之大臱,发中府钱,使相偿之。相曰:“王自夺之,使相偿之,是王为恶而相为善也。相毋与偿之。”于是盡償之。

魯王好猎,相常从入苑中,王辄休相就馆舍,相出,常暴坐待外。王数使人请相休,终不休,曰:“我王暴露苑中,我独何为就舍!”魯王以故不大出游。

數辏逡怨僮洌斠园俳痨簦僮尤什皇芤玻唬骸安灰园俳饌热嗣!比室詨呀戫]將軍舍人,數從擊匈奴。韂將軍進言仁,仁爲郎中。數歲,爲二千石,失官。其後使刺舉三河。上東巡,仁奏事有辭,上說,拜爲京輔都尉。月余,上遷拜爲。數歲,坐太子事。時自將兵,令田仁主閉守城門,坐縱太子,下吏誅死。仁發兵,長陵令上變仁,仁族死。陉城今在

太史公曰:孔子稱曰“居是國必聞其政”,田叔之謂乎!義不忘賢,明主之美以救過。仁與,余故並論之。

相關信息

兒子田仁

田仁因爲身體強健做了將軍的門客。多次跟隨他攻打匈奴。衛將軍推薦稱贊田仁,田仁做了郎中。幾年後,擔任了享有兩千石俸祿的,接著又失去職位。後來派他偵視糾察河南、河東、河內三郡。皇帝到東方巡守,田仁奏事言辭精妙,皇帝很高興,任命他做了京輔都尉。過了一個多月,皇帝又提升他做了司直。幾年後因太子謀反受到牽連。當時左丞相親自率領軍隊和太子作戰,命令司直田仁負責關閉守衛城門,因田仁使太子從城門逃逸而犯罪,交給法官審理後處以死刑。一說田仁帶兵到長陵,長陵令告發田仁叛變,田仁被滅  处死。陉城现属于中山國。

太史公說:孔子用稱贊口氣說“住到這個國家一定參與它的政務”,這樣的話說的也是田叔吧!他有節義而不忘賢德,使君王之美發揚光大,還能糾正君王的過失,田仁和我關系很好,我所以把田叔田仁放在一起進行敘述。

褚先生說:我做侍郎時,聽到說田仁早先就和關系很好。人。幼小时就成了孤儿,生活贫困,给别人驾驭车子到了长安,留了下来,想做一个小吏,没有机會,就了解估算一些地方著录户籍的情况及人口的多少等。武功是在扶风西边的小县,山谷口靠山处有通往蜀地的栈道。認爲武功是一個小縣,沒有豪門大族,容易提高自己的地位,就留居下來,代替別人做。後來做了亭長。縣裏的百姓都出城打獵、常常给人们分配麋鹿、野鸡、野兔等猎获物,合理安排老人、孩子和壮丁到或难或易的地方,大家都很高兴,说:“没有关系,任少卿分析辨别事情公平,有智谋。”明天又集合开會,聚會的有几百人。任少卿说:“某某的儿子名叫甲的,为什么不来呢?”大家都惊讶他认识人的迅速。后来他被任命为乡中的三老,举荐为亲民之吏,主持乡邑之事,后

又被任命爲享受三百石俸祿的官長,管理百姓。由于皇帝出巡時陳設帷帳供給使用的事情沒有做,被罷免官職。

這以後就做了將軍的門客,和田仁在一起,都做門客,住在將軍府裏,二人知心友愛。這二人都家中貧困,沒有錢去買通將軍的管家,管家讓他們喂養主人的烈馬。兩人同床而眠,田仁悄悄地說:“太不了解人了,這個管家!”說:“將軍尚且不了解人,何況他是管家呢?”一次衛將軍讓他倆跟隨自己拜訪平陽公主,公主家的人讓他們倆和騎奴同在一張席子上吃飯,這兩人拔刀割裂席子和騎奴分席而坐。公主家的人都驚異而厭惡他倆,也沒有誰敢大聲喝斥。

後來皇帝下诏書征募選拔衛將軍的門客做自己的侍從官,將軍挑選了門客中富裕的人,讓他們准備好鞍馬、绛衣和用玉裝飾的劍,然後想去進宮報告。正好賢能的大夫、少府趙禹前來拜訪衛將軍,將軍召集所舉薦的門客給趙禹看。趙禹依次考問他們,十多個人中沒有一個通曉事理有智謀的。趙禹說:“我聽說,將軍家中一定有能當將軍一類的人才。古書說:‘不了解那個看一看他任用的人,不了解那個人看一看他結交的朋友。’現在皇帝下诏書命令舉薦將軍門客的原因,想要以此看一看將軍能夠得到怎樣賢德的人和文武人才。現在只是挑選有錢人的子弟上報,這些人沒有智謀,就像木偶人穿上錦繡衣服罷了,你准備怎麽辦呢?”于是趙禹召集衛將軍的全部門客一百多人,又依次考問他們,發現了田仁,,說:“只有這兩個人行啊,其余的都沒有能夠任用的。”衛將軍看到這兩個人貧困,內心忿忿不平。趙禹走後,對他們倆人說:“各人自己去准備鞍子和新绛衣等。”兩人回答說:“家中貧困沒有可用的東西。”衛將軍發怒說:“現在您兩位自己是貧窮的,爲什麽說出這樣的話呢?憤憤不平的樣子好像對我有過恩德,這是爲什麽?”衛將軍出于無可奈何,只得寫了報告讓皇帝聞知。皇帝下達诏書召集衛將軍的門客,這兩個人前去拜見,皇帝召見時詢問他們的才智情況讓他們互相推舉評價。田仁回答說:“手執鼓槌,站立軍門,使部下甘心情願爲戰鬥而死,我不如。”回答說:“決斷嫌疑,評判是非,辨別屬下的官員,使百姓沒有怨恨之心,我不如田仁。”漢武帝大笑著說:“好!”讓監護北軍,讓田仁到黃河邊上監護邊塞的屯田和生産谷物的事情。這兩人馬上名播天下。

後來,讓做了益州刺史,让田仁做了丞相長史。

田仁曾上書給皇帝說:“天下各郡太守中很多人行爲不軌而謀私利,三河地方(,河東,河內)尤爲嚴重,臣請求首先偵視督察三河地區。三河地區的太守都在京城內有寵幸的太監爲靠山,和三公()有親屬關系,沒有什麽所畏懼忌憚的,應該先糾正三河太守來警告天下行爲不軌的官吏。”當時,、河內郡太守都是杜周的親屬,河東郡太守是丞相的後代。這時石家有九人擔任享受二千石俸祿的官吏,正處在興盛顯赫的勢頭上。田仁多次上書談及此事。禦使大夫杜周和石氏派人來道歉,對田少卿說:“我不是敢于說三道四,希望少卿不要用誣告玷汙我們。”田仁偵視督察三河後,三河太守都被送交法官審理後處以死刑。田仁回朝報告,漢武帝很高興,認爲田仁有才幹,不畏懼橫暴有權勢的人,任命田仁做了,聲威震動天下。

後來田仁遇上太子謀反事發,丞相親自率領軍隊,命令司直田仁守衛城門。田仁認爲太子和皇帝是骨肉之親,不想卷進他們父子之間的沖突,就離開城門到各個陵寢去,使太子得以逃出城門。這時漢武帝正在甘泉宮,派前來責問丞相:“爲什麽放跑太子?”丞相回答說:“我命令司直守衛城門他卻開門放了太子。”上報給皇帝,請求批准逮捕司直。司直被送交法官審問後處死。

這時擔任使者护军,太子在北軍的南门外停下车,召见任安,把给他,命他调动北軍。任安下拜接受符節,进去后,把军门关上不再出来。汉武帝听说后,既认为任安是假装受节,不肯附和太子,又心怀疑惑?任安曾笞打羞辱北軍掌管钱财的小吏,小吏趁机上书报告,揭发他接受太子符節,及太子还说:“希望把好的军队交给我的事”。汉武帝看过报告,说“这是老于世故的官吏,看到太子谋反的事发生,想要坐观胜败,看到谁胜利就附和顺从谁,有二心。任安犯有判死刑的罪很多,雾摚常让他活下来,现在竟心怀欺诈,有不忠之心。”把交法官審判判處了死刑。

月亮圆了就會亏缺,事物极盛就會衰弱,这是天地间万物的规律。只知进取却不知后退,长时间居于富贵之位,也會因灾殃积累而给人带来祸难。所以離開越國,不肯接受官職爵位,才名聲傳于後世,萬年不被人遺忘,一般人哪能比得上他呢!後來者千萬要以田仁、爲借鑒。

上一篇>> 甄洛 下一篇>> :無極民間故事
 
關于本站 | 關于我們 | 微信關注 | 網站地圖
 
無極縣人民政府版權所有
无极县政府门户网站 无极县政府信息中心主办
冀公网安备:13013002000105 网站标识码:1301300001
聯系電話:0311-85588068

扫描二维码轻松收藏分享!